昨天的我们走远了

八年前的八天前,中国四川省遭遇了一次重大灾难,那是我记事以来中国发生的第一个大灾难事件。(后来知晓同一年几个月前冬天发生了雪灾,而那个寒假我整日沉迷于捕鸟,不过我记得就是那个时候因为弟弟回来陪我玩以致于他养的两只鹦鹉无人照顾放外面忘了拿回来被冻死了,可见那年的气候的确恶劣)

仍清楚地记得,从八年前的昨天(5月19日)开始至未来三天,所有中国人都曾默哀过三分钟,所有电视频道的logo都变成了灰色。

仍记得八年前的后天,哀悼日过后的第一天,那日此时,我还在上小学,那个时候可能还在心里yy傍晚去看昨天少儿频道才开播的新动画片《小宋当家》(之前的动画片还没播完呢!因为地震的事电视台重新放片,虽然小宋当家也挺好看的,但是之前的动画没收尾让我记了很久,以致于都忘了叫啥名了!!只知道内容是讲语文课本上的故事,用动画片的形式呈现出来,印象较深的是‘景阳冈’和‘科利亚的小木匣’……)。

那个时候可谓是悠闲自在,可惜这样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也会抱怨,可在如今看来已微不足道。人总爱想起过去,说起过去。

都说小孩子小时候都想快点长大,幻想长大的生活会更好。我就没这么想过,从来没有过,我是还没体验够孩童生活就长大了。岁月啊!

那时的自己,不会每日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不会整日无趣被迫去做无意义的事,不用整日跟着学矫情做作的伪装;不必对着让17世纪牛津大学高材生都头疼的微积分(呃!现在不头疼了!),不必对着电脑惶惶不可终日而无力他顾;不会整日被脑残人身攻击和偶像攻击,不会被人看做像个神经病一样。那个时候,有目标,有追求,易满足,每晚作业做完后的一二集动画片足当全天的慰藉。寒窗入坑十二年,终于堕入一个更大的坑。这个坑或许在迷雾中很浅,彼岸近在咫尺一跃便可超脱,或许深不见底永无尽头。

哎,当下颇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惰性成疾。真想就此长眠,学庄周梦蝶,无忧无虑的做梦,若在梦中见到庄子,一定求他教我修仙。

奈何本人从小写作就烂,思维也是跳跃性的,想到哪哔哔到哪,真像个神经病。。。本文不针对任何人,切忌对号入座,如不幸命中,我不会道歉的!